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文化什錦/賈府消暑法/鍾林芝

時間:2019-07-19 03:24:04來源:大公報

  時過夏至,天氣越發炎熱,大太陽下的人們跟酷夏的植物一樣,一烤就蔫兒了,得到陰涼地方緩緩才能支棱起來。

  可畢竟現在有太多消暑降溫的方法了,空調電扇吹着,冰箱裏的冰棍、冷飲能一分鐘復活所有打蔫兒的人,就算走在外面也有遮陽傘、防曬帽、墨鏡、迷你小風扇等防暑神器。那麼在兩百多年前都沒有這些設備,人們是怎樣消暑呢?不妨再以《紅樓夢》為例,看看賈府是怎麼度夏的。

  首先是移出竹榻,以便乘涼花下。書中第三十一回,晴雯與寶玉、襲人拌了嘴,傍晚在院子裏的涼榻上躺着乘涼,怡紅院外是碧桃花和垂柳,園內一邊是芭蕉,另一邊是其勢若傘的海棠,這時節碧桃和海棠已經都開過了,只剩一片或深或淺的綠,搖曳着夏夜的清涼,涼榻置在芭蕉下,榻上鋪着芙蓉簟,只晴雯向裏躺在上面。

  《紅樓夢》中有一幅公認的睡美人圖——史湘雲醉眠芍藥茵,自是張揚又浪漫。可我覺得晴雯這一幅美人卧榻圖,另有一番動人之處。這兩個場景在曹公的描繪之下,形成鮮明對比,一紅一綠,一鬧一靜,湘雲是睡在芍藥花下,花落得滿身滿臉,紅香散亂;晴雯則是在芭蕉下,綠玉生涼;湘雲旁邊是蜂蝶鬧嚷,她口中還說着酒令,晴雯則是傍晚時分,院子裏的榻上只她一個人,連廊下的鳥兒都不發一聲。

  夏季夜晚室內悶熱,古人常在室外置一涼榻,榻上鋪好竹席或葦席,再放一個玉枕、瓷枕,躺在上面乘涼,清風徐來,涼意陣陣。元曲中曾有一首小令寫到:「正炎天暑氣暄,近石枕藤床簟。」竹榻乘涼,坐看牛郎織女星,自古就是一件美事。

  乘涼花下自是清風徐來,但賈府的夏天,自然也少不了消的吃食—拿出冰窖裏的存冰,再沉李浮瓜,在賈府裏也是一種消暑之法。

  同是三十一回,寶玉與晴雯都已消氣和解了,晴雯說「我倒是舀一盆水來你洗洗臉,篦篦頭。才鴛鴦送了好些果子來,都湃在那水晶缸裏呢,叫他們打發你吃不好嗎?」寶玉笑道:「既這麼着,你不洗,就洗洗手給我拿果子來吃罷。」晴雯笑道:「可是說的,我一個蠢材,連扇子還跌折了,那裏還配打發吃果子呢。倘或再砸了盤子,更了不得了。」

  「湃」這個詞有一個釋義,就是用冷水浸,或者冰鎮,使東西變涼,賈府這種富貴之家,用的應該是冰,況且,水晶缸貌似也不是太大,用涼水浸的話需要一個大的容器,不然沒有效果。古時,只有大戶人家才能用冰,普通人家還是用涼水的多,盧摯的小令《避暑》中有:「柳影中,槐陰下,旋敲冰沉李浮瓜。」可見,在古代夏季吃這種冷過的瓜果也是日常,沉李浮瓜這個詞其實很形象,李子密度大,入水則沉,而西瓜會浮起來。

  再有,就是散髮披襟,輕搖羅扇的抗暑之法了。

  關於扇子,《紅樓夢》中也有兩大場景,一是寶釵撲蝶,還有一幅就是晴雯撕扇。寶釵撲蝶在電視劇中用的是團扇,但文中是從袖中拿出的扇子,那就必須是摺扇了,清朝是扇子大力發展的時期,不僅為了扇風,更是一種藝術品,也是地位身份的象徵。清代文人常用十六方扇,九寸或九寸五的,女性摺扇為坤扇,一般六寸或者七寸。

  看《紅樓夢》其實很多人都是隨身攜帶扇子的,寶玉不用說,元妃端午節賞的禮就有宮扇,黛玉從蘇州回來帶給姐妹們的禮物也有扇子,薛蟠從南邊走了一趟帶回來的也有扇子,可見當時扇子是經常當作禮物相送的,除了公子小姐外,丫鬟也每人都有,小丫頭找不到扇子了還去問寶姐姐。

  就連薛蟠也是要拿把扇子搖一搖的,不過他這個可能不止十寸了吧,而且薛蟠的扇子合起來也覺得像是舉着一把劍一般;賈赦也是個愛扇之人,為了石呆子的幾把扇子,茶飯不思,用盡方法搶了過來,害得人家破人亡。此外,扇子的各種飾物也在晴雯撕扇一回提到怡紅院裏有專門放扇子的扇匣子。此外,各種扇墜、扇套也花樣百出,應有盡有。

  說到底,賈府的消暑之方依舊是盡顯了古時大戶人家的奢雅之風,儘管讀來有趣,對比之下,還是要慶幸生活在現代,至少如今的消暑方法是惠及大眾的。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