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生在線/「爸爸會吃醋」/何 婕

時間:2019-06-14 03:15:33來源:大公報

  圖:父親節將至,是時候送上節日的祝福/ 資料圖片

  前兩天,我媽特意打長途電話來叮嚀:「這周日是父親節,一定要記得給爸爸打電話,不要打字發消息的那種,不然你爸要吃醋了。」我打趣:「爸爸吃哪門子醋哦?」媽媽說:「爸爸心裏也有一桿秤呀,母親節你都特意表示過了,父親節了,你不一視同仁,爸爸會難過。」

  聽了媽媽的話,我突然難過起來。如果媽媽不提醒,父親節,我是真的打算發一個短消息當作對爸爸的節日問候。這麼多年,在我的潛意識裏,體貼的言辭、一個擁抱、一份禮物,這些東西,爸爸應該不需要也不會在意吧。因為他是爸爸,一個不需要與媽媽一視同仁的爸爸,一個從來不需要過節的大男人呀!

  就好像古往今來,讚美母親的文辭總是多之又多,美之又美,我們也運用自如,而對於父親的讚頌在形式和內容上似乎都不可比擬。有人說,男人較之於女人,往往不需要那麼多感動和被感動。也因此,父親節似乎總不及母親節那般叫人熱鬧和銘記。

  父親節,或許,已經在爸爸心裏堆積成一個心結—孩子們不來解,我便收藏好。我們常常發自內心地感慨:父愛如山,多麼堅韌多麼偉大啊……但是,我們是怎樣回應爸爸如山般的愛?往往是沉默。是的,我們都愛我們的爸爸,那個偉岸的不善言表的男人,他看上去那樣堅強,那麼不會情緒化,所以我們在心底一致通過:嗯,那個男人,我們只要默默地愛着就行了,他懂,他一定懂,我們如此愛他。可是,他那樣默默地領會的「我們的愛」跟我們直接大聲表達出來的「我們的愛」,於他而言,會是一樣的喜悅嗎?於自己而言,會是一樣的坦然嗎?

  為什麼不能像愛媽媽一樣,細膩而高調地愛着我們的爸爸?為什麼不能像母親節那樣,在父親節,精心地給爸爸一通電話,一份問候,甚至是一個擁抱,一次陪伴,一份禮物?

  為什麼不呢?在我們成長的記憶裏,爸爸是超人啊,他是童年裏,從不換電池的大號玩具啊,捉迷藏、過山車、騎單車、過肩摔,只要陪着你,他便甘之如飴;他從不說愛你,但他演技不好,藏不住滿滿的關懷,你問飛翔是什麼感覺,他便將你拋起來……

  為什麼不呢?爸爸也是普通人啊,爸爸也會脆弱,會心酸,會吃醋,爸爸也需要貼己的寬慰,爸爸也需要一個超人來關懷他,至少陪他一盞茶的時間吧……

  為什麼不呢?爸爸、媽媽,都是我們生命裏同等重要的兩個個體,不能因為爸爸看似堅強,就可以少愛爸爸一分。

  父親節,又何嘗不是我們作為孩子的一個心結呢?我們明明是愛爸爸的,明明是想表白的,卻常常陷入苦惱:真心不知道怎麼向爸爸開口,真的不知道爸爸喜歡什麼需要什麼,所以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如果沒有答案,不妨先問問自己幾個為什麼。為什麼母親節不會苦惱,而父親節卻苦惱起來了呢?世界上有這麼多發達便捷的聊天工具,為什麼跟朋友溝通不會苦惱,而跟父親卻尷尬起來呢?為什麼你對爸爸一無所知?為什麼就邁不出這一步?

  其實,並不是什麼難解的結。爸爸不是要父親節這一天你們要多愛他多孝順他,但如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這麼專屬他們的唯一一天,你都邁不出那一步,他還能指望你哪一天會說出來呢。爸爸要的更加不是父親節,你們要送他多貴重多隆重的禮物,他只是想感受他關愛的孩子們長大了的欣慰和成就感。

  投桃報李,從來都不是父母愛子女的初衷,但卻是我們為人子女應當發自肺腑地銘記、報之以李。如果連父親都不值得我們「報李」,那麼誰又值得?

  我再一次想起了龍應台《目送》中的經典話語:「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着,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看着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訴你:不必追。」

  在這場有今生無來世的父女緣分中,我能為爸爸做的本就不多,又何必再讓他有機會吃醋呢?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