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飲食男女/又到荔枝季/俞 雁

時間:2019-06-14 03:15:31來源:大公報

  圖:夏日品荔枝正當季/資料圖片

  炎炎夏日,又到了荔枝上市的時候。「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荔枝之美味,不足以常言道也。它是一年一度的清甜,果殼鮮紅透綠,果肉晶瑩半透,軟脆濃滑,讓人不顧上火也要吃到飽的水果。在悶熱的天氣裏,吃一顆冰凍鮮甜的荔枝,頓時感到透心涼。愛夏天的理由一定有荔枝。

  小時候在書上讀到愛荔枝到極致的蘇軾曰「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感嘆竟然有人心甘情願為了它而認他鄉作故鄉的魔力。其實荔枝在中國這片土地上的歷史,比我們在詩裏讀到的要久。最早相關的文字記錄是西漢司馬相如的《上林賦》,寫作「離支」。在此之前,荔枝也許還經歷了很長一段有音而無字的時期。到班固《漢書》等文獻裏,「荔枝」的名字就出現了。荔枝者,南國之特產也,與生俱來就沾染上了王宮貴氣和文人騷韻。生於茂名高州的我從小與荔枝為伴,它自然是童年夏日裏不可或缺的一口美味。對於荔枝的百般喜愛,使我想出了極多的法子來吃它。不知道是否有人像我一樣愛把荔枝急凍起來吃,清甜的滋味被冰爽成倍地放大,最是過癮;也有愛小酌的人,把荔枝泡了酒,微醺的夏天就含在一口荔枝酒裏,沉迷不醒。更有荔枝蘸醬油的奇妙滋味、荔枝凍酸奶的清爽可口,荔枝茶、荔枝冰棍……每一種都是夏天難以忘懷的味道。「瓤肉瑩白如冰雪,漿汁甘酸如醴酪」,一點不假。

  廣東雨水充沛,樹木都長不高,但卻很茂盛。在種滿荔枝樹的山頭,放眼望去全是一片片茂密中點綴着紅色的果實,密密麻麻,像一隻隻小燈籠,把樹枝壓得很低,即使是孩童都能伸手摘到果實。在一片蟬鳴聲中,我坐在藤椅上,搖着蒲扇,昏昏欲睡。這時,母親大喊一聲:「吃荔枝啦!」我瞬間清醒,忙不迭地奔過去。母親把荔枝泡在冷水裏,涼氣逼人,叫人越吃越愛,欲罷不能。母親總是提醒我:「一顆荔枝三把火,不可多吃。」可是我還是忍不住,蘇東坡吃三百顆,我吃三十顆就好了。很多人吃荔枝都是淺嘗輒止,怕上火,也有人會用鹽水泡一泡再大快朵頤,說這樣可以降火。只不過,鮮荔枝天性嬌貴,保質期極短暫,若存養不得法,有隔夜竟至於色枯如皮,膜毀肉爛,不堪食用了。因此,嶺南人家也便依照桂圓乾的方法炮製荔枝乾,到了年關臘八之際,於濃稠的粥底裏剝下幾枚荔枝乾,帶着五穀雜糧的清香,濃濃地祝福即將到來的新一年。

  似乎世間美好的事物都是這般,它總能讓你明白:喜歡就會放肆,但愛就要克制。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