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藝加之言/從《年幼的酒神》流拍看學院派繪畫沒落/王 加

時間:2019-05-24 03:22:26來源:大公報

  堅守學院派陣營的布格羅,其作品不可謂不美。他筆下最具辨識度的少女孩童都展現出一種純粹、無瑕之美。此次上拍的《年幼的酒神》無論從尺幅、構圖、造型,還是人物的精細程度均堪稱是布格羅藝術集大成之作。在他畢生的繪畫理念中,這是一幅毫無疑問的經典。不過,比起其恩師安格爾繼承於拉斐爾(Raphaello Sanzio)和普桑(Nicolas Poussin)的古典莊嚴之美,布格羅為了描繪出不經世故、純真無瑕的美感,使得他筆下無論是風景還是人物均多了一份刻意的粉飾和浮誇。畫面中的裝飾性早已大於藝術性,且更無原創性可言,更像是在「套公式」。用我們傳統國畫的評判標準而言,便是「匠氣」。這也是為何在絕大多數西方藝術史書籍談及十九世紀法國學院派的章節中,位居大師之列的唯有安格爾,其後輩大都隻字不提或一筆帶過。究其原因,學院派藝術確實被安格爾引領到了難以企及的高度,但繼承他衣缽的藝術家們顯然沒有超越他,且走到了窮途末路,這便是畫匠和大師的區別。隨着印象派於二十世紀在學術地位和藝術市場的全面爆發以及大眾審美趨勢的巨變,學院派繪畫也隨之黯然失色,地位一落千丈。頗為諷刺的是,與布格羅《年幼的酒神》同場上拍的印象派巨匠莫奈《乾草堆》以破其個人拍賣紀錄的1.107億美元天價成交,這一事實更凸顯了學院派繪畫在當下的窘境。雖然我們尚可把此次流拍看作一次意外,然而,意外的背後實則是整個十九世紀法國學院派繪畫在二十一世紀遭遇難以逆轉的審美失寵的一個縮影。

  或許是源於藝術家直系家屬的財政狀況,讓《年幼的酒神》過分樂觀地踏上了拍賣之路。誠然,拍賣所獲得的利益也將遠遠高於任何有興趣收藏此名作的博物館和美術館能夠負擔的預算。但事實上,無論是畫作的學術價值、在畫家職業生涯中所處的重要地位,以及對於畫家及十九世紀學院派藝術發展的研究層面而言,如此量級的巨製理想的歸宿仍應是博物館和美術館。無論是私藏還是公立機構,納入《年幼的酒神》均會是館藏值得炫耀的巨大補充,並能作為學院派這一歷史階段和藝術風格的代表作供大眾欣賞、品讀。衷心希望《年幼的酒神》能有福氣最終擁有理想的歸宿;畢竟,它曾見證並代表了布格羅當年盛極一時的輝煌。   (下)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