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二十九樓往事/坐困愁城的大眾生活/晨光

時間:2019-04-17 03:18:20來源:大公報

  圖:建行(亞洲)前身廣東銀行香港總行門口(一九二五年)/作者供圖

  三聯書店出版的《坐困愁城:日佔香港的大眾生活》(以下簡稱坐困愁城)透過一百多件珍貴的民間藏品,重構當年日本佔領香港時期普羅大眾的衣食住行。如果書的作者搜集到了日佔整一個月後,建行(亞洲)前身廣東銀行的副經理陳善旺發出的一封電報,對於當時日佔香港大眾生活的圖景將會有更生動的了解。

  香港物價飛漲。一九四二年一月二十四日,香港恢復水電供應。經歷了一個多月的通訊中斷,身為廣東銀行香港總行副經理的陳善旺在這一天,迫切地向澳門分行同事發了一封電報。「米糧價漲,白米每包一百八十斤,戰前沽價二十一元,現在黑市漲至二百五六十元之間,對於民食不無影響。」身為銀行家,陳善旺用數字對日佔時期香港民眾生活的艱難作了最直觀的描述。《坐困愁城》則用文字記錄了當時港人的困境。其中提到,「市民日常生活中碰到的最大難題,就是物價飛漲,三餐不飽。」

  糧食價格漲得離譜主要有兩個方面原因。一是,日佔政府在香港實行計口授糧的白米配給制度,由民治部按戶口向市民發出普通購米票,規定每人每天只配給四兩白米。有限的供應,直接催生了黑市糧價的飆升。這樣的配給制度源於日本在太平洋戰爭時期,對亞太國家白米供應的立場。其中,朝鮮、台灣、滿洲為日本的主要供應地;糧食不足地區包括香港、華中地區,則採用配給制。至今,在香港經營日餐的店舖,愛將「日本大米直送」作為廣告吸引食客。透過這些廣告牌,了解歷史的香港市民不知是否會依稀看到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的香港。

  另一個原因與貨幣政策有關。日本強行要求香港市民用軍票購買物品,軍票換取的巨額港幣被日軍拿到澳門購買物資以供戰爭需要。因此也有研究將軍票流通量及食品價格指數走勢進行比較,發現二者相關度很高,繼而認為軍票是導致香港一九四五年物價以更瘋狂速度上揚的罪魁禍首。

  因為食不果腹,常有劫掠事件發生。著名報人薩空了就在荷李活道的小路上被匪徒劫持。陳善旺在惜字如金的電報裏也特別提到了治安方面,「雖然地痞劫掠間不能免惟大體上尚屬安靖」。

  不僅吃不飽,日佔香港的市民們出行也受到嚴重影響。陳善旺在電報裏無奈地提到,小輪雖然通航,但是陸地交通沒有恢復,導致「須列隊等候陸路交通」,而且香港市民主要的出行工具電車依然處於停運狀態,「惟現時則只得步行而已」。讀到這裏,似乎能聽見陳善旺的輕聲嘆息。

  (「建亞博物館裏的老香港」之二)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