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閒話煙雨\陽春三月下吳哥\白頭翁

時間:2019-04-15 03:17:58來源:大公報

  圖:吳哥古蹟建築之美聞名於世 資料圖片

  陽春三月,吳哥正美。

  遲來會趕上吳哥雨季。大雨滂沱,天水如注,腳踩紅泥,你會嚮往吳哥的太陽。

  早來,會趕上吳哥的旱季。驕陽如火,稍一忘情,暴露在陽光之下,曬紅、曬腫、曬痛三部曲是吳哥旱季陽光的「魅力」。

  吳哥最美,美在陽春三月。

  吳哥「失而復得」,第一次向世界展示其魅力、震撼、奧秘也是在陽春之際。公元一八六一年法國博物學家、傳教士亨利.穆奧不可思議地走進吳哥原始森林。鬼使神差地來到已被無邊無際、浩瀚如海的熱帶雨林淹沒整整四百多年的吳哥王宮。亨利.穆奧被驚呆了,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這位法國探險家清楚,歷史將由他翻開一頁,他將向全世界揭開公元九至十二世紀柬埔寨王國的秘密。他走在全世界的最前面。

  這裏曾經是柬埔寨耶輸跋摩王朝,當年是那樣的繁榮昌盛,帝都的雄姿,超乎其眾,拔乎其類,氣勢恢宏,雄偉輝煌,到處都是高塔樓閣,廟宇寺院,崇信佛教的帝國,以佛國教民的王朝。佛塔與宮殿齊輝,寺院與廟堂比肩,珠光寶氣,雕樑畫棟。莫說十九世紀的法國傳教士被震驚得目瞪口呆,我們剛剛走進吳哥王宮,就被那藝術的世界,佛教的神化,高棉民族的智慧和創造力驚得幾乎瞠目結舌,完全看傻了,看呆了,看得不敢相信了。

  隱映在熱帶雨林中的吳哥,是一個建築在石頭之上的王國都城,城是石頭的,宮是石頭的,殿是石頭的,塔是石頭的,堂是石頭的,廟是石頭的,廊是石頭的,窗也是石頭的,步步踏石而進,步步登石而上;讓人稱奇道絕的是幾乎每塊石頭都有雕刻,浮雕、凸雕、線雕、陽雕、陰刻,彷彿在記敘遙遠歷史的繁華,彷彿在記錄這古佛國的呼喚。王宮的石門之上是三座佛塔,正中佛塔之下竟然是一張碩大的、逼真的、石刻的人臉,讓人不禁仰望一驚。石臉菩薩般端正大氣,凝神慈祥;雕工極細,雕技極高;只要你走近王城,那雙既慈祥又謙和的眼睛始終望着你,使人不禁記起:你在做,佛在看。兩唇微厚,具有柬埔寨人的特點,半有微笑,半有啟語,是神還是佛?經友人相告方知,此乃高棉帝國的中興之王叫傑耶跋摩七世國王。帝都之城高達十二米,共有五座城門,門門相似,皆有七世國王大型雕像相迎。方知這位七世國王用心良苦。吳哥帝國舉國事佛,佛教為國,事佛如天,敬佛如敬天;七世王不愧是中興之王,他將城門的佛塔四面都雕刻上他的偉大形象,象徵着他四方垂恩,四面有佛;眼觀八方,耳聽八面,無處不在,無所不能。佛在王在,王在佛在,佛王共一。

  我仔細看過進入王宮的神道。兩邊各有一個七頭的眼鏡蛇,眼鏡蛇高高昂起頭,因此七頭皆現,柬埔寨友人說這就是他們祖先心中的龍。長長的蛇身形成兩道天然的護城河上的欄杆。每邊各有五十四位雕刻極生動,極形象,極逼真的大力神在擁抱着這兩條巨龍,據說亦有寓意,代表柬埔寨當時的一百零八個地區,拱衛王城,忠心王室,效忠國王。傑耶跋摩七世真會團結全國人民,治大國如烹小鮮,看來古今中外皆是。

  吳哥王宮中,到處都是高聳挺拔的石佛塔,每座石佛塔的塔頂都頂着一個碩大的圓圓的蓮花座,彷彿在承接天露,又像在迎接佛陀,恭請彌托佛來。每一座蓮花座都是精工細作,雕得似開似閉,這五十多座佛塔,每座佛塔上都有四面雕刻,有人細心數過,吳哥王宮中一共有二百一十六座七世王的尊容,難能可貴的是,這二百一十六座雕像幾乎一模一樣,據說因為他們都是按七世王的尊容雕刻的,講究刀刀有情,紋紋見恩。但其中有一座七世王最滿意的,其威在笑中,笑在恩中,恩在慈中,慈在佛中。真正懂吳哥王宮雕刻的人都會在下午時分掐分算秒地趕去,在落日餘霞中和這尊微笑的石像在斜光中合影,形狀如訴如說,如歌如泣,當然,導遊會說只有佛恩佛意佛旨的人,才能領略這一聖景。

  吳哥中的寺院高塔據說來自印度教,台階皆高厚笨重的原石,一階一階壘起,直級到天,由下往上望,非抬頭矚目不可;由下爬上去,非五體投地不行。手腳並用,似磕長頭;邊爬邊向上仰望會產生一種幻影,燦燦陽光中,佛塔之頂會有五彩之環。當你往回走,下來時,更須加倍小心,台階高聳,但只留一掌之寬,寓意修行後,方能舉腳如平地,否則心懷叵測,就會一腳踏翻,摔得粉身碎骨。據說也是檢驗對七世王忠誠不忠誠的試金石。因為在王宮中最高的佛塔,象徵着須彌山,是佛神所在地。而在須彌山上常駐着一位九頭蛇精,他是最高的龍,只有九頭龍才是「王龍」,猶如中國的五爪龍才是皇龍一樣。每年到祭祀時節,都要舉行國禮,文武官員都要虔誠地參拜。但只有國王能走上去和神龍相會。上天下來的神,九頭龍只認識七世王,只有七世王才是真正的國王。七世王真智慧,佛門也出政治家。

  吳哥王宮的石頭,是來自四五十公里遠的櫻桃山,小者重一二噸,大者重達十噸,在中國皇家要修皇宮運送大石大料,需等到三九寒冬,隔幾里打一眼井,潑水成冰,借冰道運石。柬埔寨沒有冬天,更不結冰。但柬埔寨有大象。那些巨石幾乎完全是依靠大象的力氣,依靠群象的協同合力搬運來的。柬埔寨的馴象史究竟有多久?說法不盡相同,但吳哥王朝時的馴象已達到相當高的水平是毋庸置疑的,因為在吳哥王宮外就修有閱象台或稱戰象台,是國王檢閱全國各地經過比賽選出來的最優秀的大象,經過七世王的挑選,力量最大、最靈活、最通曉人性的大象將作為國王的御座。閱象台的四周石台上雕刻着一幅幅大象的圖案,但在閱象台陪同國王檢閱大象的卻是兩隻獅子,而且是兩隻外形誇張得有些失調的抽象大獅子。難道那時候的吳哥雕刻藝術已經開始琢磨現實與抽象的表現手法?

  最讓我感到好奇和新鮮的是在閱象台對面有十二座石頭壘起的石塔,塔身塔頂塔基都沒有什麼特別的,但它們卻是神塔,因為每座塔中都高高供着中國人十二屬相中的一個屬相。吳哥的友人說,這是受中國文化的影響,他們也都有自己的屬相,我們都想找見自己的屬相上去拜拜,但他們攤開雙手很遺憾地說,裏面供的十二生肖都是十分珍貴的藝術珍品,很可能在柬埔寨戰亂時期就被盜走了。 (上)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