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春分重讀余光中/阮 阮

時間:2019-03-20 03:18:17來源:大公報

  倫敦今天又下了一整天的雨,淅淅瀝瀝地敲在窗上,讓人莫名煩躁。本來想着下午去見導師又要面臨滿身泥濘了,沒想到一出門竟遇到一束陽光穿過花瓣灑在牆上,春光乍泄。倫敦總是這樣,剎那間的明媚晴天總能驅散長久以來陰暗的天氣和心情,漸漸地我竟然也染上晴天格外激動的毛病。

  因為倫敦的春也總是颳風下雨,再加上氣溫總是反覆無常,和冬天沒什麼區別,所以一直以來看着狂風肆虐下開放的花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然而今天一轉身看到的花樹,卻讓我的腦中剎那間閃過「在杏花春雨的江南」。杏花,春雨,這幾個破碎的詞好像來自很久遠的記憶,想了半天才想起來是余光中的《聽聽那冷雨》。所謂文學儲備或文化底蘊,潛移默化,真的是很神奇的東西。這些我曾經並不太懂,更沒有特意去背誦,本以為此後再難遇到的東西,總是能在某個瞬間浮出水面。也許是因為一種對民族文化的回響吧,這些極具中國意味的元素,這種含蓄的觸感—「春分穀雨清明」,「春來江水綠如藍」,「流水落花春去也」等等,大概是只屬於中國人的春天細膩感官。

  於是我又翻出了這本壓箱底的《聽聽那冷雨》,重讀起了余光中的文字,恍覺寫得真好。原來對語文課本裏收入的名家名作,總有種去神聖化的輕視和抗拒。覺得有種家喻戶曉的俗氣,覺得背誦默寫掰開揉碎消磨了文字的美感。然而多年以後再看才明白,這些作品被收入也確實並非偶然。好似上次再讀《紫藤蘿瀑布》而突然感到巨大的悸動,明白老師在課上講到的時代的悲愴。看到「殘山剩水猶如是。皇天后土猶如是。……只是杏花春雨已不再,牧童遙指已不再,劍門細雨渭城輕塵也都已不再」,突然感到五千年的文化從面前閃過,東坡太白都與我同在,才明白這些文化符號當年給我留下的模糊卻又深刻的印記。

  儘管,我目前還不能完全體會那種鄉愁,那種對祖國充滿熱淚的呼喊,卻也被這些文化象徵帶入到共時性的記憶之中,確實人在異鄉,更能感受到對母國的認同。想到冷雨,確實能想到濕潤,朦朧,幽深又柔美的江南。曾經喜歡下雨,尤其喜歡聽雨聲敲在屋頂和窗台,喜歡漫步在雨中感受雨打在傘上的重量,喜歡雨後清冷的色調和泥土的味道,也喜歡雨天窩在屋裏看一本書。然而在這裏卻愈發不喜歡下雨天了,不知道是為什麼。英國的冷雨總帶有一種冷峭,讓人聯想起的是呢子大衣,灰色絨帽和皮靴。可能因為北京的雨季都在春夏帶走一室炎熱,而英國漫長的冬天則永遠是陰雨綿綿的吧。

  余光中在文中寫到:「再過半個月就是清明」,算算時間,這才發現,原來明天就是宜簪花、宜踏青、宜讀書的春分了呢。難怪此刻的文思,如此富有江南的春意。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