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生死忘形─邓芬与薛觉先

時間:2019-03-18 03:17:50來源:大公报

 
薛觉先(一九○四至一九五六)原名平海,籍贯广东顺德龙江,是岭南近百年的艺术奇才,被誉为“一代宗师”、“粤剧伶王”和“万能泰斗”,他在唱腔上糅合朱次伯千里驹及白驹荣的优点,并引入西洋乐器为粤剧拍和。他能够兼唱平喉和子喉,反串花旦为全行第一,比白驹荣当小生还要红。薛觉先自一九三六年起,连续多届担任广东八和粤剧协进会理事长,为八和会馆的会务发展及粤剧革新,作出重大的贡献。
 
邓芬(一八九四至一九六四)广东南海人,出身书香门第,早有艺名,集诗书画曲四绝於一身,被称誉为艺倾南北的岭南才子。一九二三年(癸亥)邓芬与潘至中、姚粟若、黄般若、罗艮斋、李瑶屏、卢振寰、黄君璧、黄少梅、张谷雏、卢观海、何冠五、卢子枢及赵浩公等创立“癸亥合作画社”,於广州市六榕寺人月堂雅集,专研传统国画,闲余日子,以弦歌遣怀,由是获识薛觉先於未达时。
 
一九二三年薛觉先加入“梨园乐”戏班,邓芬开始与薛平海相知交往。邓芬觉得薛的名字“平海”涵义刚强,不太适合艺人身份,改称“平恺”,恺悌忠信,谦谦君子,了无新意,并为其易名为薛觉先,取其以先知觉后知,以先觉觉后觉,也就是先知先觉,是为佛也。自此事业一帆风顺,薛氏成为粤剧一代宗师,在无形中显露端倪。为此,邓芬遭官场同仁谰言相迫,遂辞去广东省财政厅秘书一职,自此远离官场,昕夕游处红船碧岸之间,并时留寓蔚庐俱乐部,与主人周之贞、郑润琦、李耀汉、司徒非及许天民等名人相於道义,薛觉先亦缘此多获赏音知己。
 
一九二九年,薛觉先自任班主,组“觉先声”剧团,此时邓、薛之间的交往更加密切,邓芬教薛书画,并为薛的首本戏打曲。后来如“西施”剧中范蠡演唱的《倦寻芳》便出自邓芬之手。一九二五年孙逸仙先生逝世后,邓芬悲愤填膺,寄情丝竹,更开始编撰剧本。当年薛觉先亟需得一剧本佳构,以彰其声势,求之邓芬,邓以旧本北剧“空城计”为号召,当未拟定稿本,已经见诸各大报章,传宜远近,演期既定,邓迫得穷三昼夜之精神速成斯作,演期连日满座,薛由是声名大噪。
 
一九二五年,走红后的薛觉先受到黑社会势力的威胁,迫於奔逃上海。时值香港大罢工,六二三之风潮正恶,渡轮停航已久,过程自不免艰苦非常。当时邓芬幸得李福林第五军及佛山沈次高市长及公安部司徒非之助,将歹徒绳之以法,薛得以余怖消除。当年薛化名章非,在上海组织“非非影片公司”,自任经理兼导演,拍摄并主演默片电影《浪蝶》,又爱上了片中女主角、粤剧花旦唐雪卿(唐涤生的堂姐),日后更成为伉俪。《浪蝶》一片,从影者如杨爱立、吴雪梅、唐雪卿女主角三人。邓芬曾赴申江访之,预订合约后,与李少彭、何世杰、余彤伯、李谦持、李佩良六人合股购回放映,在香港九如坊新戏院放映,更购得南洋及华南各地放映权。
 
一九二七年春,薛觉先与唐雪卿假座亚洲酒店觉天酒家举行婚礼,邓芬代其邀请杜贡石、黎庆恩、姚礼修三先生为证婚人,邓为介绍人,并代表男主婚人,金轩民为司仪与司徒非龙宝鋆为傧相,座上嘉客包括胡汉民夫人陈淑子、陈融、吴铁城、林树巍等贵要,一时盛会,喜气迎祥,更另具盛筵在南园酒家,赤雅通座,极端铺张,周到无比,诚当年艺坛一大盛事。
 
一九四二年夏天,在日本占领下的香港,薛觉先、梅兰芳、邓芬、胡蝶、吴楚帆等知名艺术家,被迫参加“广州观光团”,正为时势所迫,各人内心并不愉快。回港后,薛、梅、邓三人在薛觉先的寓所“觉庐”合绘了《岁寒三友图》,以画明志。早年邓芬旅沪时期,所与游者,皆大江南北名士优伶,梅兰芳作为京剧“四大天王”之一,也曾向邓芬表示愿意拜在门下学习绘画。梅兰芳在画上题识云:“壬午夏,余与从心先生暨薛君觉先作短期间之旅行,归后,从心先生拟作岁寒三友图以寄意,先生绘松,薛君画竹,嘱余作梅,余愧未能也,先生书画名重一时,愿与余画厕身其间,能无慂乎。书此以志鸿雪云尔。梅兰芳志於香江。”梅兰芳谦逊有加,称邓芬“书画名重一时”,自己“厕身其间”,诚恐不安,深感自愧,足见大师风范。三人合作的另一幅《岁寒三友图》,邓芬题识云:“岁寒谁为表予心,唯与此君相契久,难得东风第一枝,喜神谱入成三友。平恺自画竹,畹华为写梅,余画山虬松并题戏句表之,觉庐同结墨缘。”此等作品,足以反映南北艺坛三位代表人物,惺惺相惜的深厚情谊。
 
其后,邓芬认为不宜居於香港,否则会危及家人的安全,於是再转到澳门住下来。与此同时,薛觉先在香港贿领到渡航证以后也带剧团到澳门清平戏院演戏。正缘於邓芬早年於薛氏有恩,某晚大戏收锣后,薛觉先邀邓芬到中央酒店的金城酒家宵夜,他见邓芬囊空如洗,於是在席间薛氏向邓芬致送港币五十元作日常的花费。要知道,当时一个教师的月薪只是二三十元,邓芬接下后也不说一句话,之后两人夜宵完毕步入电梯下楼时,邓氏在电梯中如数将五十元付给驾电梯的女郎,笑说“请你饮茶!”此情此景颇使薛氏腼腆於色。翌日,薛觉先即到画室向邓芬致歉,邓只一笑置之!
 
一九五六年十月一日邓芬归祖国观光庆祝,自东北游罢返粤,於和平旅舍与薛握晤,别来无恙,并预约明宵重会,岂知邓因病酒未归客舍,致缘悭一面,十月十七日邓芬返回澳门。十月三十一日晚,薛觉先在演出《花染状元红》时脑溢血病突发,但他仍然坚持把戏演完,后送医院抢救不治而病逝,终年五十三岁。
 
邓芬参与薛觉先治丧委员会,并在悼念集内撰文悼念,文末叹云:“与薛平生知遇,生死忘形,三十余年,人事沧桑,前尘如梦,是亦一出舞台银幕,不过两小时光景,弹指幻灭,殊令人思之惘然,昔人云:既痛逝者,恒自念也,悲夫!”邓芬尝有对联赠薛唐伉俪:“生拟入山随李广,死当穿塚傍要离。”充分展现两位艺术家彼此尊重,生死忘形的真挚情谊。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