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生死忘形─鄧芬與薛覺先/劉 季

時間:2019-03-18 03:17:50來源:大公報

  薛覺先(一九○四至一九五六)原名平海,籍貫廣東順德龍江,是嶺南近百年的藝術奇才,被譽為「一代宗師」、「粵劇伶王」和「萬能泰斗」,他在唱腔上糅合朱次伯千里駒及白駒榮的優點,並引入西洋樂器為粵劇拍和。他能夠兼唱平喉和子喉,反串花旦為全行第一,比白駒榮當小生還要紅。薛覺先自一九三六年起,連續多屆擔任廣東八和粵劇協進會理事長,為八和會館的會務發展及粵劇革新,作出重大的貢獻。

  鄧芬(一八九四至一九六四)廣東南海人,出身書香門第,早有藝名,集詩書畫曲四絕於一身,被稱譽為藝傾南北的嶺南才子。一九二三年(癸亥)鄧芬與潘至中、姚粟若、黃般若、羅艮齋、李瑤屏、盧振寰、黃君璧、黃少梅、張谷雛、盧觀海、何冠五、盧子樞及趙浩公等創立「癸亥合作畫社」,於廣州市六榕寺人月堂雅集,專研傳統國畫,閒餘日子,以弦歌遣懷,由是獲識薛覺先於未達時。

  一九二三年薛覺先加入「梨園樂」戲班,鄧芬開始與薛平海相知交往。鄧芬覺得薛的名字「平海」涵義剛強,不太適合藝人身份,改稱「平愷」,愷悌忠信,謙謙君子,了無新意,並為其易名為薛覺先,取其以先知覺後知,以先覺覺後覺,也就是先知先覺,是為佛也。自此事業一帆風順,薛氏成為粵劇一代宗師,在無形中顯露端倪。為此,鄧芬遭官場同仁讕言相迫,遂辭去廣東省財政廳秘書一職,自此遠離官場,昕夕遊處紅船碧岸之間,並時留寓蔚廬俱樂部,與主人周之貞、鄭潤琦、李耀漢、司徒非及許天民等名人相於道義,薛覺先亦緣此多獲賞音知己。

  一九二九年,薛覺先自任班主,組「覺先聲」劇團,此時鄧、薛之間的交往更加密切,鄧芬教薛書畫,並為薛的首本戲打曲。後來如「西施」劇中范蠡演唱的《倦尋芳》便出自鄧芬之手。一九二五年孫逸仙先生逝世後,鄧芬悲憤填膺,寄情絲竹,更開始編撰劇本。當年薛覺先亟需得一劇本佳構,以彰其聲勢,求之鄧芬,鄧以舊本北劇「空城計」為號召,當未擬定稿本,已經見諸各大報章,傳宜遠近,演期既定,鄧迫得窮三晝夜之精神速成斯作,演期連日滿座,薛由是聲名大噪。

  一九二五年,走紅後的薛覺先受到黑社會勢力的威脅,迫於奔逃上海。時值香港大罷工,六二三之風潮正惡,渡輪停航已久,過程自不免艱苦非常。當時鄧芬幸得李福林第五軍及佛山沈次高市長及公安部司徒非之助,將歹徒繩之以法,薛得以餘怖消除。當年薛化名章非,在上海組織「非非影片公司」,自任經理兼導演,拍攝並主演默片電影《浪蝶》,又愛上了片中女主角、粵劇花旦唐雪卿(唐滌生的堂姐),日後更成為伉儷。《浪蝶》一片,從影者如楊愛立、吳雪梅、唐雪卿女主角三人。鄧芬曾赴申江訪之,預訂合約後,與李少彭、何世傑、余彤伯、李謙持、李佩良六人合股購回放映,在香港九如坊新戲院放映,更購得南洋及華南各地放映權。

  一九二七年春,薛覺先與唐雪卿假座亞洲酒店覺天酒家舉行婚禮,鄧芬代其邀請杜貢石、黎慶恩、姚禮修三先生為證婚人,鄧為介紹人,並代表男主婚人,金軒民為司儀與司徒非龍寶鋆為儐相,座上嘉客包括胡漢民夫人陳淑子、陳融、吳鐵城、林樹巍等貴要,一時盛會,喜氣迎祥,更另具盛筵在南園酒家,赤雅通座,極端鋪張,周到無比,誠當年藝壇一大盛事。

  一九四二年夏天,在日本佔領下的香港,薛覺先、梅蘭芳、鄧芬、胡蝶、吳楚帆等知名藝術家,被迫參加「廣州觀光團」,正為時勢所迫,各人內心並不愉快。回港後,薛、梅、鄧三人在薛覺先的寓所「覺廬」合繪了《歲寒三友圖》,以畫明志。早年鄧芬旅滬時期,所與遊者,皆大江南北名士優伶,梅蘭芳作為京劇「四大天王」之一,也曾向鄧芬表示願意拜在門下學習繪畫。梅蘭芳在畫上題識雲:「壬午夏,余與從心先生暨薛君覺先作短期間之旅行,歸後,從心先生擬作歲寒三友圖以寄意,先生繪松,薛君畫竹,囑余作梅,余愧未能也,先生書畫名重一時,願與余畫廁身其間,能無慂乎。書此以誌鴻雪雲爾。梅蘭芳誌於香江。」梅蘭芳謙遜有加,稱鄧芬「書畫名重一時」,自己「廁身其間」,誠恐不安,深感自愧,足見大師風範。三人合作的另一幅《歲寒三友圖》,鄧芬題識雲:「歲寒誰為表予心,唯與此君相契久,難得東風第一枝,喜神譜入成三友。平愷自畫竹,畹華為寫梅,余畫山虬松並題戲句表之,覺廬同結墨緣。」此等作品,足以反映南北藝壇三位代表人物,惺惺相惜的深厚情誼。

  其後,鄧芬認為不宜居於香港,否則會危及家人的安全,於是再轉到澳門住下來。與此同時,薛覺先在香港賄領到渡航證以後也帶劇團到澳門清平戲院演戲。正緣於鄧芬早年於薛氏有恩,某晚大戲收鑼後,薛覺先邀鄧芬到中央酒店的金城酒家宵夜,他見鄧芬囊空如洗,於是在席間薛氏向鄧芬致送港幣五十元作日常的花費。要知道,當時一個教師的月薪只是二三十元,鄧芬接下後也不說一句話,之後兩人夜宵完畢步入電梯下樓時,鄧氏在電梯中如數將五十元付給駕電梯的女郎,笑說「請你飲茶!」此情此景頗使薛氏靦腆於色。翌日,薛覺先即到畫室向鄧芬致歉,鄧只一笑置之!

  一九五六年十月一日鄧芬歸祖國觀光慶祝,自東北遊罷返粵,於和平旅舍與薛握晤,別來無恙,並預約明宵重會,豈知鄧因病酒未歸客舍,致緣慳一面,十月十七日鄧芬返回澳門。十月三十一日晚,薛覺先在演出《花染狀元紅》時腦溢血病突發,但他仍然堅持把戲演完,後送醫院搶救不治而病逝,終年五十三歲。

  鄧芬參與薛覺先治喪委員會,並在悼念集內撰文悼念,文末嘆雲:「與薛平生知遇,生死忘形,三十餘年,人事滄桑,前塵如夢,是亦一齣舞台銀幕,不過兩小時光景,彈指幻滅,殊令人思之惘然,昔人雲:既痛逝者,恆自念也,悲夫!」鄧芬嘗有對聯贈薛唐伉儷:「生擬入山隨李廣,死當穿塚傍要離。」充分展現兩位藝術家彼此尊重,生死忘形的真摯情誼。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