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低糖情人節/陳紓婕

時間:2019-02-17 03:17:44來源:大公報

  正月還沒出十五,中國年還沒過完,西方的情人節就已經捲來了一場波浪。雖然情人節已經過去幾天了,但還是可以看到辦公室裏收花姑娘桌面上那一束不捨得扔掉的半枯玫瑰。於是,就不免想寫一寫我的低糖情人節了。

  是的,別人的情人節或許都是甜得發齁,而我過的情人節大約一直都是低糖版的情人節吧。

  小時候,我特別喜歡吹蛋糕上的蠟燭,即使沒有誰生日我都會攛掇大人弄個蛋糕出來插上蠟燭讓我吹。作為親戚同輩當中最小的女孩子,每年暑假親戚湊在一起時,我這個有點無理的要求都會被滿足,他們有時候會自己親手弄一個雞蛋糕出來,中間插上一根蠟燭,然後眾人簇擁着我,眾星捧月般,讓我心滿意足地吹了蠟燭。如今長大了,我自然也分析過當時的自己為什麼會這樣,結論是─我應該是一個特別注重儀式感的人。

  可是,這樣的我,卻偏偏不怎麼會把情人節放在心裏。原因或許有很多吧,可能是因為收過的情人節禮物也不是什麼很貴重的東西。我記得有一次我滿心期待地想要看看初戀男友送我什麼禮物的時候,他送了我一個中國結……禮物還是心意最重要的,但是收禮物時明顯感覺到對方在敷衍自己那就另說了。也可能是因為情人節的餐廳套餐都很貴吧。大學時候的男朋友在廣州市區一個還比較出名的餐廳訂了座位也訂了套餐,價格我忘了,只知道作為學生的我覺得好貴好貴。那次約會晚餐我吃得戰戰兢兢,感覺好大壓力,食物也不覺得很好吃了。儘管那位男朋友的家境富裕,但是我總覺得這樣不好,有一種欠債的感覺……還有可能是因為情人節的花也很貴吧。印象中我從來沒有在情人節收過花,可能是我對錢的心疼會遠遠大於收花的喜悅,所以都沒要求收過花,以至於男朋友覺得我不喜歡花……

  在一年當中有三個日子我覺得對戀人來說尤為重要:彼此的生日,紀念日。我的思維是每到一個節日就要想送怎樣一件讓人滿意的禮物,那麼多節日還不得累死人,而且我個人覺得別人送我東西我必定要回禮的,只收禮不送禮會讓我內心不安。倒不如一年就那麼一天生日送禮物,紀念日一起過就好了。如果真看到什麼想要送給對方,不拘什麼日子都行。

  今年的情人節當天,我還在春節假期中,並沒上班,陽光很好,白天一個人在家,聽一首我以前很喜歡的粵語歌:林欣彤《Little something》。然後,趁着午後,我沐浴着陽光,去買了排骨,傍晚的時候洗手作湯羹。因為年裏的吃喝而造成的腸胃不適,今天終於稍微好了一些,於是我做了蟲草花排骨湯,和幾道小菜。男朋友帶來一束親手做的草莓花來找我一起吃飯,說是比玫瑰花更實用些,飯後他洗碗,我碼字寫着文章─這一切都跟往常的日子那麼相似,沒有鋪天蓋地的愛的宣言,那些未曾宣之於口的愛戀依舊未宣之於口。

  但我卻意外地覺得這樣也很好啊。不至於寡淡得索然無味,也不至於高甜至腦袋發昏,過節嘛,何必勞民傷財呢,有點竊喜有點甜地過日子就讓人很舒服吧。我想,我的低糖情人節說到底,還是因為我個人就喜歡細水長流、相濡以沫的過日子,而不是甜得發膩的濃情蜜意吧……說到底,情人節,不是過給別人看的,得過得讓自己舒服才有意義呀。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