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刨迷」的心跡/陳劍梅

時間:2019-01-15 03:18:03來源:大公報

  我衝着名伶龍劍笙(刨姐)看《蝶影紅梨記》,散場遇上很多「刨迷」(即戲迷或粉絲),感觸良多。真心喜歡龍劍笙這位很厲害的藝術家,所以我把自己歸類為「刨迷」,一點沒有錯。

  因為小時電視屏幕上的任劍輝(任姐)不知陪我度過多少個春夏秋冬,我便萬分敬愛她的徒弟。

  看完演出之後,因為要等一位朋友,於是我站在其中一群「刨迷」身後,無意中聽到他們閒聊,發現大家愛刨姐都是因為自己先愛任姐,這個現象真的很有趣。刨姐亦坦承自己很享受活在老師的影子下,完全不介意自己的戲迷沒有純粹地只愛自己一人。然後,「刨迷」說刨姐有多麼像任姐,所以迷姐迷妹她們的魂魄都被刨姐鈎走了。我站在「刨迷」身後,聽着聽着,開始思考究竟我自己的魂魄有否曾經被鈎走了。

  任姐和刨姐都是偶像派名伶,在其高深的藝術造詣之上,還有一個牢不可破的藝術形象。大家早知道這個戲迷情人的形象是虛擬的,台上傻頭傻腦的款款深情仍然只是一場戲。假的真不了,但迷哥迷姐全部照單全收。為什麼?此形象還竟然可以永保「青春不老」又永遠甜甜蜜。為什麼?眼前的迷哥迷姐都一把年紀了,他們仍然會為偶像熱情地尖叫,揮動記着偶像名字的虹霓燈牌。青春的力量,剎那間重新煥發。

  其實這種讚頌偶像的行為並非出於妄想或遐想,乃是一種「紀念」。其實迷哥迷姐們都老去了,究竟他們當中有幾位有情人還未成眷屬,現在要找個偶像來填補空虛呢?究竟他們當中有哪位沒有家人眷顧,而需要留守街頭呢?非也!他們只為了緬懷過去一番,重溫昔日仰慕和相信愛情的好時光。

  我自己亦有一番心跡:當年在電視機前面,兩歲的我告訴家人說我要嫁給任劍輝。我根本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突然決定「結婚」,其實我當時只想任姐真心待我好,現在我想永遠留着那份天真爛漫。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