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邓芬的白描人物画

時間:2019-01-07 03:17:59來源:大公报

 

 

  图:邓芬的“献寿图”\作者供图

 

  中国白描绘画,用墨线勾描物像,不施色彩,故又谓之白画。唐代吴道子是白画的始祖,其笔法有如流水行云,运用曲直、粗幼、刚柔、轻重而富节奏的线条,状写人物而能衣服飘举,被称为“吴带当风”。名画家潘天寿尝谓:“白描稿是全画中骨线,它决定布局、气势、造型、结体、情趣、神态等,而点线面三者中,最难表现的是线,表现对象最明确的也是线。因此,线在中国画中起的作用,是头等重要的。”邓芬对此也有相同见解,一九三四年邓芬由广州赴港参加书画文学社大会,席中发言谓:“至於西洋现代画法已趋重写意,其写意亦重视线条模型,以线条言之,则中国画取胜多矣,西洋画之线条,实仿摹中国画而已。”

  白描画稿乃画家作品之笔墨前奏,邓芬对製作白描人物画稿非常严谨,面相、衣纹、配饰、神情动态以至傍衬背景,都一丝不苟,细緻描绘,充分反映其对绘事之认真。邓芬的白描人物画稿,极其珍贵,属於艺术博物馆的蒐藏对象。

  邓芬先生素来重视磨练白描技法,积存了大量的白描手稿,他深知艺术成就,当非一朝一夕之事,曾题张韶石仕女画曰:“初习画似从花卉入手较易惹起兴趣,因人物衣褶描纹甚多,方法家派各有用长,柔丝钉头,披云流丝,描法不一,渲染浓淡光阴,以笔着处之轻重为準,次逐其纤幼衣褶以别渲染,画人且须连及物,故尤非熟习树石屋宇花鸟种种,傍衬背景不易显所画之人,为如何入门者得每夜习之,非悉心研求各家描法十年以外未得见效也。”

  邓芬撰文中又有以下叙述:“芬好稽古,昔尝因黄晦闻先生(黄时长粤教育厅)使赴教育部会第一次全国美术展览会事宜,并代表吾粤书画家应特约之征,后又出席浙江西湖博览美术座谈之会,随而携吾粤作家出品参与比利时百年博览及法国里昂美术合展,又曾偕陈少白、邓泽如、周之贞诸先生,同遊辽东,尝涉热河行宫,猎於灵囿,及太原云冈诸胜,更绕道乌鲁哈察甘兰,登宝鸡,移酒泉,天水嘉,远望汉遗堡垒,鬼域流沙,有跃马冰天,连车雪野之慨,因而搜集塞外风光,打成草稿,而於旧京留寓时独处,故对内府蒐藏巨製,得从容收观摩之效,益知学有不尽矣。复得多接名家藏品及古代遗作,心受自密,岂惟目娱!昔人谓听之以耳,毋宁听之以心,乃知心可听,而视亦可心视也。因接其色,而不心拴之,安能摄取其神!故谓吾所得多半得於心视,而不作庸人分寸之较也。亦无不可者。”

  足见邓芬不但师法古人,苦心钻研,兼且有机会亲身涉猎塞外壁画遗迹,亦能倚仗其人脉关係,厕身内府,近距离观摩宫廷蒐藏之历朝巨製。其卓绝的传统人物画成就,的确是师承有自,实至名归。

  邓芬在其著述之《书画师友录》中尝忆述:“有父执潘兰泉先生,与浙人嵇云孙善来往,嵇尝谓邓芬曰孺子可教也。嵇氏白髮长辫子,垂背及地,小髭八字,雅量奇气,一见即知非庸俗人也,擅长仕女,设色极娴雅,非时下可比。当时粤人能人物者,何丹山翀,罗岸先三峯等可伯仲,惟山水中人物小景,非细笔而工专长,仕女着色梁清溪等画匠作风,惟售与榜人、华侨新年点缀,壁间张表而已,嵇则非其类也!能绘夏景,薄罗衫子、石榴裙、月下灯前,景色清幽,邓芬欲拟之,非穷镇日精力不可也!葛少堂、居古泉颇可目,惟邓芬亦嫌其套矣,芬心仪其技数十年,未敢忘也,每於内庭拜观其挂张多起,背景绝俗,无与伦比。吴友如固无论,即姜晓泉、改七芗、费丹旭甚至佘秋宝等,亦不能出其右也。”

  邓芬先生对历代著名画家都有深刻的研究,通过细心观察,反覆摹拟,尽得古人神髓,不但能继承国粹,更能开创属於自己的艺术面貌。

  邓芬先生集诗书画三绝於一身,绘艺神妙,古樸雅淡,不带半点俗艳,显露风流儒雅之气韵,尤以笔下仕女,婀娜多姿,风韵绝世,所绘佛像罗汉,梵相形神,莫不合乎法度,法相莊严,世罕其俦。其人物画有若“曹衣出水,吴带当风”,实旷代之奇才。

  存世的邓芬先生白描人物手迹,包括释佛人物、神仙道长、美人娉婷、高士庶民等,不仅可以作为独立画科欣赏,更可藉此透视邓芬先生独步画坛之人物画的笔墨前奏。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