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鄧芬的白描人物畫\劉季

時間:2019-01-07 03:17:59來源:大公報

  圖:鄧芬的「獻壽圖」\作者供圖

  中國白描繪畫,用墨線勾描物像,不施色彩,故又謂之白畫。唐代吳道子是白畫的始祖,其筆法有如流水行雲,運用曲直、粗幼、剛柔、輕重而富節奏的線條,狀寫人物而能衣服飄舉,被稱為「吳帶當風」。名畫家潘天壽嘗謂:「白描稿是全畫中骨線,它決定布局、氣勢、造型、結體、情趣、神態等,而點線面三者中,最難表現的是線,表現對象最明確的也是線。因此,線在中國畫中起的作用,是頭等重要的。」鄧芬對此也有相同見解,一九三四年鄧芬由廣州赴港參加書畫文學社大會,席中發言謂:「至於西洋現代畫法已趨重寫意,其寫意亦重視線條模型,以線條言之,則中國畫取勝多矣,西洋畫之線條,實仿摹中國畫而已。」

  白描畫稿乃畫家作品之筆墨前奏,鄧芬對製作白描人物畫稿非常嚴謹,面相、衣紋、配飾、神情動態以至傍襯背景,都一絲不苟,細緻描繪,充分反映其對繪事之認真。鄧芬的白描人物畫稿,極其珍貴,屬於藝術博物館的蒐藏對象。

  鄧芬先生素來重視磨煉白描技法,積存了大量的白描手稿,他深知藝術成就,當非一朝一夕之事,曾題張韶石仕女畫曰:「初習畫似從花卉入手較易惹起興趣,因人物衣褶描紋甚多,方法家派各有用長,柔絲釘頭,披雲流絲,描法不一,渲染濃淡光陰,以筆着處之輕重為準,次逐其纖幼衣褶以別渲染,畫人且須連及物,故尤非熟習樹石屋宇花鳥種種,傍襯背景不易顯所畫之人,為如何入門者得每夜習之,非悉心研求各家描法十年以外未得見效也。」

  鄧芬撰文中又有以下敘述:「芬好稽古,昔嘗因黃晦聞先生(黃時長粵教育廳)使赴教育部會第一次全國美術展覽會事宜,並代表吾粵書畫家應特約之徵,後又出席浙江西湖博覽美術座談之會,隨而攜吾粵作家出品參與比利時百年博覽及法國里昂美術合展,又曾偕陳少白、鄧澤如、周之貞諸先生,同遊遼東,嘗涉熱河行宮,獵於靈囿,及太原雲岡諸勝,更繞道烏魯哈察甘蘭,登寶雞,移酒泉,天水嘉,遠望漢遺堡壘,鬼域流沙,有躍馬冰天,連車雪野之慨,因而搜集塞外風光,打成草稿,而於舊京留寓時獨處,故對內府蒐藏巨製,得從容收觀摩之效,益知學有不盡矣。復得多接名家藏品及古代遺作,心受自密,豈惟目娛!昔人謂聽之以耳,毋寧聽之以心,乃知心可聽,而視亦可心視也。因接其色,而不心拴之,安能攝取其神!故謂吾所得多半得於心視,而不作庸人分寸之較也。亦無不可者。」

  足見鄧芬不但師法古人,苦心鑽研,兼且有機會親身涉獵塞外壁畫遺跡,亦能倚仗其人脈關係,廁身內府,近距離觀摩宮廷蒐藏之歷朝巨製。其卓絕的傳統人物畫成就,的確是師承有自,實至名歸。

  鄧芬在其著述之《書畫師友錄》中嘗憶述:「有父執潘蘭泉先生,與浙人嵇雲孫善來往,嵇嘗謂鄧芬曰孺子可教也。嵇氏白髮長辮子,垂背及地,小髭八字,雅量奇氣,一見即知非庸俗人也,擅長仕女,設色極嫻雅,非時下可比。當時粵人能人物者,何丹山翀,羅岸先三峯等可伯仲,惟山水中人物小景,非細筆而工專長,仕女着色梁清溪等畫匠作風,惟售與榜人、華僑新年點綴,壁間張表而已,嵇則非其類也!能繪夏景,薄羅衫子、石榴裙、月下燈前,景色清幽,鄧芬欲擬之,非窮鎮日精力不可也!葛少堂、居古泉頗可目,惟鄧芬亦嫌其套矣,芬心儀其技數十年,未敢忘也,每於內庭拜觀其掛張多起,背景絕俗,無與倫比。吳友如固無論,即姜曉泉、改七薌、費丹旭甚至佘秋寶等,亦不能出其右也。」

  鄧芬先生對歷代著名畫家都有深刻的研究,通過細心觀察,反覆摹擬,盡得古人神髓,不但能繼承國粹,更能開創屬於自己的藝術面貌。

  鄧芬先生集詩書畫三絕於一身,繪藝神妙,古樸雅淡,不帶半點俗艷,顯露風流儒雅之氣韻,尤以筆下仕女,婀娜多姿,風韻絕世,所繪佛像羅漢,梵相形神,莫不合乎法度,法相莊嚴,世罕其儔。其人物畫有若「曹衣出水,吳帶當風」,實曠代之奇才。

  存世的鄧芬先生白描人物手跡,包括釋佛人物、神仙道長、美人娉婷、高士庶民等,不僅可以作為獨立畫科欣賞,更可藉此透視鄧芬先生獨步畫壇之人物畫的筆墨前奏。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