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是日大雪\潘越

時間:2018-12-07 03:18:03來源:大公報

  我知道,此時的香港仍舊是二十度左右的氣溫,並沒有任何「大雪」的氛圍,相較之下,滿街羽絨服的北方就顯得應景得多了。大雪是農曆二十四節氣中的第二十一個節氣,冬季的第三個節氣,標誌着仲冬時節的正式開始。

  古人將「五天」稱為「一候」,「三候」為一個節氣,所以一個節氣又被稱為「三候」。大雪時節所分的三候為:「一候鶡鴠不鳴;二候虎始交;三候荔挺出。」同時,在北方,歷來都有「小雪醃菜,大雪醃肉」之說,這個時候正好做臘肉香腸。

  要做臘肉香腸就免不了殺豬。聽家裏的老人說,在物質條件並不富足的年代裏,一年到頭,最大的夢想就是殺一整隻豬過年。如今,自然是不同的了,但對北方人來說,殺豬飯依舊是冬日裏的一桌大菜─我喜歡烘血旺,也喜歡白米豆燉蹄膀,更喜歡大家一起吃吃喝喝的氛圍,室外的飛雪也襯得這氛圍更加溫暖且溫馨。

  在老家,依舊保持着冬日殺豬的習慣,大約算是一種生活富足的象徵吧。殺豬的次日,夠一家人忙碌的。需要醃臘肉,裝香腸,打理零零碎碎的下水和豬蹄之類,但也開啟冬日裏的好日子,意味着頓頓保油葷。

  其實,做臘肉是比較麻煩的。要拿着大塊肉在鍋裏反覆揉搓,直至肉上都均勻沾上鹽;上鹽的豬肉,放在大缸裏靜止兩三天;傳統的做法裏還得上山砍些柏樹枝、撿些乾松針以作熏料……工序之繁瑣,不得不讓人感嘆中華美食之博大精深。剛做好的臘肉,油亮亮的每一寸都散發出迷人的食欲,然後將臘肉掛在廚房的樑上,又通風又便於來來往往的人看到,這大約是田野鄉間最樸實的顯擺吧。

  我喜歡吃蒜苗臘肉、豌豆尖臘肉,再一碗清水煮抱兒菜,這世界還有什麼不能原諒呢?生活中的物質條件越來越好,臘肉也漸漸失去本來儀式感,得到的越多卻感覺擁有的在變少,人們似乎再難從日益膨脹的物欲中尋求到滿足,此刻的反璞歸真,也就顯得彌足珍貴了。

  大雪過後,濃冬來臨,隨時隨地都覺得冷颼颼,這時成都大街小巷都掛滿臘肉香腸。紅油菜薹炒臘肉還不錯,臘排骨燉青菜頭也好吃,臘肉香腸簡單煮了切片擺盤也都令人好回味。

  都說大雪時節,最應景的詩句是「萬山凋敝黯無華,四面嘶鳴晃樹杈。白雪欲求吟詠句,穿枝掠院演梅花。」而我卻認為,切一盤臘肉,溫一壺白酒,誦一句「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才是這大雪時節裏的一大樂事。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