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個中滋味/陳紓婕

時間:2018-12-01 03:18:00來源:大公報

  通常,當我們說「個中滋味」的時候說的是菜飯,但有時也是人生。

  人們對滋味的記憶,往往都是歷久彌新的。因為對滋味的懷念和惦記,進而名留青史,最著名的故事之一,當屬晉朝張翰:「因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蒓羹、鱸魚膾,道是,人生貴在適志,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說的是出遠門,求侯爵,路途遙遠,穿不好,睡不好倒在其次,關鍵是吃不到家鄉的菰菜、蒓羹、鱸魚膾了,那人生還有什麼滋味?於是張翰想了想覺得,算了吧,管他功名利祿歸誰有,還是回家吃飯最重要。

  這個因為離不開家鄉滋味,而拋棄名利、欣然返家的故事,也成讀書人茶餘飯後思考的滋味,能品出人生貴快意,也能品出人生苦短,何必為名繮利鎖牽絆。

  但每個人對滋味的偏好,許多時候也是性格使然。喜辛辣的人,大多快意恩仇,性烈如火;喜甜膩的人,通常溫潤如玉,謙謙君子。那麼,喜臭的呢?

  湖南的臭豆腐,紹興的黴莧菜梗,法國的藍紋乳酪,瑞典的鯡魚罐頭。這些臭名遠揚的食物,個個都有來歷。

  傳說中,明朝的開國皇帝朱元璋,起自布衣,當和尚,當乞丐,有一日流落街頭,餓的狠了,就撿到了別人丟棄的已經腐壞的豆腐,下鍋油煎,遂成美味。後來甚至帶入軍中,飲酒吃臭豆腐,不亦快哉。

  再說紹興黴莧菜梗,傳聞起於吳越。吳國大勝越國,越國國貧民窮,無奈之下,百姓只好以野菜充飢。一老者,於山中得一人高的莧菜,莖葉都吃了精光,只剩下莧菜梗,煮不爛,燒不透,又不捨得扔,索性存於瓦罐。不料數日之後,瓦罐中,異香撲鼻,蒸而食之,滋味絕美,從此流傳。

  不僅是我國,遠在法蘭西的藍紋乳酪,已有兩千多年歷史,被稱為乳酪之魂,也是多為喜臭者所愛的。藍紋乳酪對誕生地要求苛刻,早在一四一一年,法國皇帝查理六世所制定的皇室憲章就規定:只有在康巴魯天然石灰岩山洞內成熟的乳酪,才有資格被稱為洛克福特乳酪,可謂是得到了官方認證。

  至臭者,恐怕得數瑞典的鯡魚罐頭了。據說,在瑞典,要打開一個發酵鯡魚罐頭,講究頗多。首先,要通知鄰居,注意避讓,建議在露天使用。其次,鯡魚罐頭是不可帶上飛機的,以免空中爆裂,遺臭萬年。最後食用時,如果感到不適,需要通風,且做人工呼吸……

  對「奇臭無比」食物情有獨鍾的人,要麼是一身是膽,勇於挑戰未知;要麼是初生牛犢,知其臭,但不知道究竟有多臭。再要麼就是,歷經人間,擅長從聞起來臭的食物中,咂摸出豐富的味道,滿足味蕾和身心。

  說到底,中西方對滋味的追求,誰也不亞於誰。

  中國菜講究火候,靠的是眼力見,靠的是廚師的技藝和經驗。火候一詞兒,十分精妙,頗有玄學的意思。西餐的加熱時間,溫控,用的是計時器,溫度計,用科學的方法講究精確。

  說到底,雙手,刀叉,筷子,都是進食的工具;鼻腔,舌尖兒,味蕾,都是探索滋味的入口。只要滋味還在記憶裏,許多人和事,就永遠不會逝去。

  在這「個中滋味」裏,有童年,有家鄉,有故人,有萬種風情。現代化讓許多城市都在無限趨同,只有兩種東西仍舊在對抗着現代化的洪流:一種是方言,一種就是美食。我們接受變化,我們也守得住滋味。

  人間有萬千風味,勇於去品嘗,才能體會「個中滋味」。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