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淺談《大象席地而坐》\鍾亦

時間:2018-11-27 03:17:01來源:大公報

  圖:導演胡波遺作《大象席地而坐》斬獲本屆金馬獎三項大獎\作者供圖

  本月中,第五十五屆金馬獎在風波中落幕,全程觀看了頒獎禮直播的我難免心情複雜,但好在的是,喧囂難掩藝術的光芒,那些好作品依舊在此中閃着耀眼的光。在獲獎和被提名的電影中,我對這一部作品頗為關注──《大象席地而坐》,已故青年導演胡波的處女作,也是他擔任導演和編劇的唯一的遺作。

  在金馬獎之前,《大象席地而坐》已然在柏林影展中斬獲了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這次金馬獎上該片也獲得了六項提名,並最終拿下了最佳劇情長片、最佳改編劇本和觀眾票選最受歡迎影片這三項大獎。可以說,導演的才華、主創們的努力都得到了充分的肯定,但讓人遺憾就是,與世長辭的導演胡波本人沒能親眼見證到這一切。

  記得開場時,該片的主創一起走上紅毯時──主演彭昱暢牽起胡波母親的手一起入場,不禁讓人有些淚目。這一行人齊齊走來的畫面,就像電影裏最後帶着憧憬一起坐上去滿洲里的大巴車的那些人們一樣,雖然一切都是未知,但只要看着領隊少年彭昱暢那堅定的眼神,似乎就能感覺到前路即希望。

  談回電影本身,《大象席地而坐》這部電影改編自胡波(筆名胡遷)的同名短篇小說,時長二百三十分鐘,聽上去很違反當下觀影習慣的一部影片,但是胡波本意也不是為了去取悅市場和觀眾,他只創造屬於他的烏托邦。

  影片由四個人各自不幸、無奈、想要逃避的人生故事組成。高中男生韋布(彭昱暢飾)、混混頭子于成(章宇飾)、高中女生黃玲(王玉雯飾)、老人王金(李從喜飾),大約就象徵着胡波的四種精神世界吧,看上去各自不同,但都在冥冥中被那隻一天到晚在滿洲里坐着的大象吸引。

  電影全半程都在為這四個人去滿洲里的理由做鋪墊,糅雜了焦慮、煩悶、恐懼、厭惡等等悲觀情緒,大量的歇斯底里和粗鄙的語言也讓人覺得透不過氣。

  在將近四個小時的觀影體驗中,確實有一些看起來做得比較粗糙的地方,畢竟這是一部未經專業後期剪輯的影片,但依舊看得出每個鏡頭都是導演精心設計過的,尤其是為數不多的背景配樂,都能體現導演的才華所在。《大象席地而坐》的拍攝手法和胡波的行文風格一樣,都是趨於極端的厭世和焦慮,進而也呈現出一種趨於極端的藝術美感:貫穿全程的灰暗色調、大量的長鏡頭、面無表情的人們、陰鬱但到位的背景音樂,都為這部影片的基調做出了一個無聲的闡釋。

  這樣的電影,是不符合大眾審美的,但是是獨一無二的。而裏面借人物之口表達出來的那些超出於他們年齡的思考能力,更是折射出胡波本人對於這個世界的反思與理解:

  ──「你怎麼知道你的未來一定是積極的呢?」

  ──「人生是個荒原。」

  影片中的所有人似乎都在憋着一口氣,似乎下一秒就可能被什麼原因觸發,然後從兜裏掏出兇器來和這個世界同歸於盡……不得不說,影片的基調是極度悲觀的,但我們也不得不承認,有時,現實生活或許比電影裏的故事更殘酷。但絕望時看到的光,哪怕只有一點點,也是身陷沼澤中的人迫切想要抓住的稻草,正如滿洲里是影片人物追求尋的烏托邦一樣。希望,也正是胡波留在該片裏的光。

  可惜的是,胡波在電影裏留下了希望,在現實中卻只剩絕望──去年十月,年僅二十九歲的他在北京公寓的樓梯間上吊自殺。我們無從知曉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到底是什麼,但日積月累的經濟痛苦和理想與現實中的矛盾,恐怕是觸發他最終爆發的主要原因。或許,這個飛速運轉的時代真的給了這一代年輕人超越我們想像的巨大壓力。

  頒獎禮上,胡波的導師說:「這個獎是給所有青年導演的。」胡波的母親只說了一句「感謝」,台下的其他主創們泣不成聲……

  作為觀眾,能看到這樣一部藝術作品,千言萬語確實也只剩感謝和遺憾。只希望社會能多關注青年導演的現狀,別再讓類似的悲劇重演。「人生是個荒原」,願胡波在另一個世界,能找到屬於他的美好烏托邦,也能追逐到他心中的那頭大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