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序《翠篷红衫人力车》

時間:2018-11-09 03:17:00來源:大公报

 承载一代人回忆的人力车,早已式微\资料图片

  翠篷红衫人力车,载不动,多少情;载不动,几多愁。

  人力车这古老交通工具,在我幼年时代已式微於城市进化中,一辆又一辆不知不觉地渺然,跟我同辈的朋友,多半未尝坐车滋味。而我这穷孩子居然曾经随车轮转动而漫遊湾仔,轮声辘辘,街景依稀,经验难得,往事甘甜。

  孩子最需要的是爱,然后是了解和扶持。希望坐人力车这心愿,流露出我本性有点浪漫。可是举凡不切实际的东西,父亲必定不以为然,让他知道会生气的;左邻右里又最爱理人閒事,道人长短。我天真的盼望,姑婆清楚,不动声色悄悄地就牵着我上车了。一趟旅程秘密进行,海风相送,车轮辗着路尘和市声,橐橐然穿梭於香江岁月。

  红配绿,看不足,那人力车红翠交辉,一直停泊在我内心深处。温红润翠,犹暖在双颊,暖在掌心。

  爱是体贴、谅解、成全。爱裏头若带点私密,就更牵人心肺。一个领略过爱的人,才懂得如何去爱。感恩於我受过的爱,所以文章裏,总是自然而然,或轻描淡写,隐约其间,或浓墨重彩,缠绵往复;所写者,无非是爱,对亲人师友、对香港之爱,再旁及其他。细心且善悟的读者读了,当会了然於胸。

  人生世上,最无奈者,是本来与自己同车同坐的至爱,竟然捨车而远去。姑婆、父亲、余光中教授,是我一生最爱,都先后消逝於茫茫大化中,只留下我,愁望着似无还有,似隐却现的车辙,独自悽惶。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