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不爭氣的小店\李靖

時間:2018-11-08 03:16:45來源:大公報

  當城市被大財團蠶食至見骨之時,支援小店開始成為城市保育與發展的重要命題。無論發聲之人是為了個人喜好或利益,抑或真心替城市未來擔憂,小店珍貴的存在價值也毋庸置疑。在競爭洪流中,小店以大財團難以真實擁有的人情味與靈活性逆流而上。然而,凡事也有例外,早幾天我竟遇上一家令人失望透頂的小店,分不清它是沒心還是沒力做好,只好大嘆倒楣。

  晚上十一時,我下班後走進旺角一間舊式粥店。店內選擇甚多,除了必備的粥品和蒸腸粉,還有點心、湯飯與小吃等。宵夜時分尚算熱鬧,我跟一位遊客及她的大包小包拼桌而坐,一坐下卻發現四周陷入混亂。一名約四五十歲的店員正為鄰桌客人計算消費總額,但她不記得那六人點了什麼,也不能透過桌上的碗碟分辨價錢,只能半猜、半聽客人說,再緩慢地運算,雙方也在懷疑對方弄錯或不誠實。好不容易等到她完成這道繁複的數學題,她突然又下定決心要為另外幾桌結算。我這個還未落單的客人就唯有等,坐在我對面、已點菜但未有食物的遊客也一樣。其後,遊客眼明手快逮到追單機會,店員聽完就漠視我走開了,我又是等待。旁邊那六人離開,店員指他們未付錢,他們卻堅持已付了,店員不情不願地看着他們走,完全沒辦法查證。我千辛萬苦點了鹹肉糉和鮮蝦腸粉,轉頭只聽見店員向廚房大叫「蝦腸」,我擔心要到端午節才吃到糉,忍不住提醒她一聲,但落得被責怪的下場:「你剛剛才點菜,等等吧!」我不是催促,是怕你又漏單!我開始心煩意亂時,店員叫我轉到另一張桌子,說不用坐得太擠迫,總算有少許照顧客人的心。

  無奈這時出現了一名奇怪男子,雖然他與粥店的服務沒太大關係,但他與店員及老闆的異常互動,無疑令我更心煩,甚至懷疑自己情緒智商暴跌。他不停追問本來已經亂得一頭煙的店員:「你們有沒有醃東西?」店員莫名其妙,只好多次回答:「我聽不懂你說什麼。」「你懂白話就別用潮州話考老人家。」我不太肯定那男子說什麼,但亦肯定他不是說潮州話。他無端指那兒是潮州店,應該有醃瀨尿蝦、醃蜆等食物,店員回答沒有瀨尿蝦。老闆親自出馬,叫他吃潮州粉果,他不願意,擾攘一輪才坐下來吃桌上的艇仔粥。他與朋友離開時,拿着兩瓶啤酒再次跟店員亂說一番,大概是喝醉了,可是外表正常得很,沒臉紅,沒跌跌撞撞,朋友也沒拉住他,也許知道拉不住。

  把話題扯回來,我的鹹肉糉和鮮蝦腸粉到了,鹹肉糉沒特別,腸粉樣子醜醜的,證明不是冷冰冰的機器製造,吃下去也算嫩滑。鮮蝦比一般的大差不多一倍,很爽口,但味道……好像有點怪。我說不出是什麼問題,不是酸,不是苦,不是未熟透,就是怪。四隻蝦,我吃了三隻,終於停下來。當晚凌晨三時,我嘔吐了,還好沒大礙,僅能怪自己怎麼「神推鬼㧬」進了那店?它地點選得好,即使附近居民不來,還有絡繹不絕的遊客。而我則首次希望一家小店消失,總不能服務和食物都欠佳吧。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