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賈式江湖/王 樂    

時間:2018-09-28 03:17:01來源:大公報

  圖:賈樟柯導演作品《江湖兒女》別具一格 作者供圖

  說到江湖,香港的武俠小說大約是鼻祖,李安的《卧虎藏龍》應該是經典,但人才輩出的電影圈,又怎會只有一種江湖的模樣?

  賈樟柯的《江湖兒女》如期上映了,我從沒想過,賈式江湖會是這般模樣。

  印象中,上次在影院裏看到的江湖,還是徐克的《龍門飛甲》,他的江湖無疑是快意瀟灑的——撲朔迷離,刀光劍影,愛恨情仇皆分明。無論是早年的《笑傲江湖》,還是《黃飛鴻》,或是這兩年的《智取威虎山》、《狄仁傑》系列,無一不讓人深感江湖之豪邁,那些生死之別,兒女情長不過是一壺濁酒,飲得暢快,也就忘得暢快,悟得徹底。可我清楚地知道,徐克的江湖是個夢,一個讓人永遠也不想醒來的夢。

  截然相反的,賈樟柯的江湖是平靜而沉重的,現實的殘暴就如同歲月流逝,光陰荏苒,無可奈何卻又苟延殘喘。渝鄂長江邊的船鳴,就像伴隨着夕陽的鐘聲,讓此刻正在凝望着這條大江的人,不禁潸然淚下;山西那些無人知曉的小城,操着一口摻雜着北方黃土的鄉音,我想逃,可北方的山太過遼遠,北方的話太過輕柔,我無法逃,我困在了這片我熟悉而又陌生的江湖。

  對比之下,徐克的江湖是一個夢,賈樟柯的江湖是一個複雜且難解,卻又不得不坦然、真誠去面對的一段情。我嚮往徐克的江湖,卻困在了賈樟柯的江湖裏。我嚮往「令狐沖」、「黃飛鴻」、「狄仁傑」式的英雄豪傑,可我卻始終只是「斌哥」、「小武」、「巧巧」、「韓三明」、「大海」類的平凡之輩。我不能對酒當歌,仗劍天涯,我只能走出「皇冠」車,傲然地朝天咆哮……

  不談徐克,不談江湖,單純聊聊《江湖兒女》這部電影的話,不得不說賈樟柯是真的喜歡長鏡頭,雖然會讓人有點觀影疲倦,但無法否認這是導演的一種態度,一種情懷,也是對演員的一種高要求。這個山西人,並沒有依託長鏡頭來刻意襯托山西的風光,反而融景於人,一幀一幀都是對整片感情的無限傾注,也許這對於商業片並不討巧,可這就是賈樟柯。

  前幾年我也是在內地影院看的《山河故人》,時光荏苒,三年後賈樟柯的片子才又回歸院線。他拍的電影不少,也一直是這些年裏威尼斯和戛納(港譯:康城)電影節上華語片的支柱,更是華語電影當下的一個「明白人」。

  電影這件事,凡用心者,並無好壞之分,只有觀眾的喜惡之別。總之,徐克的江湖夢,賈樟柯的江湖情,都讓我痴迷,既喜歡,又何須理會他人如何評說呢?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